󰅡收起

上海拆迁律师-上海征收律师-上海动迁律师

资深合伙人律师,执业八年,百起案件,尤其擅长处理重大复杂疑难的拆迁案件——杨东13482524414

12
二月

公房拆迁动迁安置房和动迁补偿款分割判决书

作者: chai64
发布时间: 2016-02-12 21:07

公房拆迁动迁安置房和动迁补偿款分割判决书
原告a、b、c与被告d、e共有纠纷一案,本院于2014年9月9日受理后,依法由审判员茅德成独任审判,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,原告a、b、c的共同委托代理人王全荣,被告d、被告e的法定代理人仇少波及两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f,证人刁某某、周某某、黄某某到庭参加诉讼。本案现已审理终结。原告a、b、c诉称,本市万豫码头街XXX弄XXX号房屋(以下简称系争房屋)系原告a及被告d的母亲g承租的公房,三原告实际居住,被告不实际居住该处。2012年8月26日,被告d代表母亲与拆迁人签订拆迁安置协议,共得四套房屋及补偿款人民币(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)791,867.30元。母亲g考虑到与被告d安置房相近该房将来归被告所有,为此原、被告及母亲达成口头协议,除获安置房以外的补偿款除给母亲10万元装修外,其余部分现金归原告所有,被告也表示同意,并于2012年11月19日给予原告20万元,但余款被告以无钱为由,未付。2013年9月22日,母亲g过世,之后被告至今未付余款。原告认为,三方达成的口头协议,为各方真实意思表示,并已部分履行,故诉请法院要求判令两被告支付三原告动迁补偿款40万元。被告d、e辩称,原告诉请的依据是g和原告a、被告d之间曾经达成口头协议,但原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,房屋动迁利益已经分配完毕,所以被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请。审理查明,原告a与b系夫妻关系、c系a与b之子;被告d、e系母女关系;g系原告a、被告d之母。本市万豫码头街XXX弄XXX号房屋为公有住房,承租人为g。2010年9月,系争房屋被列入土地储备项目。2012年8月26日,g(乙方)的代理人d与拆迁人(甲方,上海市土地储备中心、黄浦区土地储备中心)的代理人上海黄浦房地产前期开发有限公司签订《上海市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》,协议约定,拆迁房屋坐落于本市万豫码头街XXX弄XXX号(二层前楼、二层后楼、二层亭子间、三顶阁、底层南北灶间),旧里公房,房屋性质公房,公房租赁凭证记载居住面积51.70平方米,建筑面积79.62平方米,其他建筑面积34.65平方米;评估均价21,200元/平方米、价格补贴系数为30%、套型面积补贴为建筑面积15平方米;认定房屋拆迁居住保障户的市属动迁安置房单价为8,800元/平方米;居住房屋价值补偿款2,174,740元(其中评估价1,350,356元、套型补贴318,000元、价格补贴506,384元),其他建筑面积补贴557,561元,合计为2,732,301元。乙方选择货币补偿,选购安置房四套,总面积305.49平方米,总价2,572,057元(其中①鲁汇地块A块16幢东单元504室、建筑面积76.02平方米、单价7,795元、总价592,575.90元、交房日期2013年12月底);②鲁汇地块A块22幢东单元502室、建筑面积73.06平方米、单价7,795元、总价569,502.70元、交房日期2013年12月底);③菊泉街XXX弄XXX号XXX室、建筑面积78.51平方米、单价8,910元、总价699,524.10元、交房日期2012年4月底);④菊泉街XXX弄XXX号XXX室、建筑面积77.90平方米、单价9,120元、总价710,448元、交房日期2012年4月底);甲方支付安置房总价与征收房屋补偿款差价160,250.30元。协议中其他补贴:签约奖励费268,860元、按期搬迁奖44,810元及自行过渡补贴56,700元、搬家补助费1,911元、家用设施移装费2,130元、安置房补贴257,206元。以上合计甲方支付乙方补偿款791,867.30元;该协议中应计算人口除原、被告外还包括g共六人。诉讼中,动迁单位向本院出具g(户)过渡费结算清单,①鲁汇地块A块16幢东单元504室;②鲁汇地块A块22幢东单元502室,以上两处系期房,过渡费51,300元(900元×3人×19个月);③菊泉街XXX弄XXX号XXX室;④菊泉街XXX弄XXX号XXX室,以上两处系现房,过渡费5,400元(900元×3人×2个月)。上述协议生效后,g于2012年10月12日领取了补偿款791,867.30元。原告a于2012年11月19日收讫现金20万元;被告自认己从母亲g处获得补偿款50万元。三原告确认菊泉街XXX弄XXX号XXX室、菊泉街XXX弄XXX号XXX室房屋已办理入户;二被告确认鲁汇地块A块16幢东单元504室及鲁汇地块A块22幢东单元502室房屋为期房,至今未交房,其中504室选购人为二被告、502室选购人为g。g于2013年9月22日过世。另,诉讼中,三原告认为动迁安置总额为336.4万余元,提出以6人计,每人平均可得56万余元,其中三原告应得168万余元;本案中涉及两块问题,四套房屋的关系已经确定,根据家庭协议,被告应该给予原告60万元,现在原告已经得到20万元,故尚有40万元应该由被告给付。为此,原告提供2012年8月16日a与d、动迁公司(闵经理)对话录音节选(文字稿):①a“至少给我们60万元”,闵“有的”;②a“你答应给我60万元,要写下来”,d“我保证你,我口头上已经答应侬全部给侬,伊(动迁公司)做到60万元,给妈妈10万元装修,余款给侬”;③d“做到60万元拿10万元给妈妈,做到55万元,拿5万,做到51万,拿1万”。原告并提请证人出庭证明,刁某某(a、d大伯的儿媳)的证言“2012年的时候a到我们家,将他们家动迁的情况告诉了我的公公,说和姐姐已经商量好了,如果动迁款货币拿到60万以上的,60万归a,余款归母亲,母亲名下分得的动迁房屋待母亲过世后归d所有,后来a没有拿到钱,所以让我公公出面主持公道”;证人周某某(大伯的儿子)证言“我父亲曾在电话中与d沟通,d也确认这个事情了,说自己动迁款一分不要,钱给母亲用掉了,后来经过我父亲调解,听说打了20万给a。动迁款领取后a一直不知道,直到询问了动迁组才知道”。二被告提出除自行过渡费56,700元外,其他费用同意6人均分,三原告不足部分,由被告补足。过渡费为选购的期房补贴,该款为不同交房时间而定,提供拆迁人情况说明,其中鲁汇地块两套房屋过渡费51,300元;菊泉街两套房屋过渡费5,400元;针对原告提出观点,被告认为三方协议不成立,原告提供的录音很模糊,但其中确有本人声音,所谓答应给予的费用系有前提,原告录音不完整,无法判断;证人证言为传来证据,证明内容均偏听a一人之言。被告提供g日记,g在日记中记载(2012年11月1日)“阿民(a)夫妇晚前来讨动迁费未给其生气走了,言说要状告亲娘,随他的便,这是无礼取闹,后果自负”;“4号囡(d)接我回家,当天阿民夫妇晚上到囡家讨动迁费,说房子已在装修,现已停止装修因钱款问题”,“当天去大伯家告诉此事”。2013年3月18日,g立下遗嘱“本人g原承租房黄浦区万豫码头街XXX弄XXX号住房一套,列入政府动迁项目,动迁组最终给我四套房子,宝山顾村现房二套,浦东鲁汇期房二套,宝山顾村二套房给儿子与孙子各一套,浦东鲁汇二套由我和女儿各一套,我的一套住房,在我百年之后由女儿继承。儿子不再享有继承权,钱全归女儿继承”。原告对日记和“遗嘱”真实性不予认可。诉讼中,法庭已释明要求原告就录音内容提供完整的文字稿,但原告以情况说明和代理意见对录音内容已能证明而不予提供。以上事实,由原告提供、出示的《上海市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》、录音光盘及文字稿、银行对账单,证人刁某某、周某某、黄某某证言;被告提供、出示g日记、g遗嘱、上海黄浦房地产前期开发有限公司情况说明。以上证据、当事人庭审陈述及证人证言,经法庭质证,本院予以确认。
本院认为,本案争议在于原告a所谓的与被告d及g间三方达成的三原告除得二套安置房屋以外,另获得60万元的口头协议是否成立。g与拆迁人签订的《上海市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》已生效履行,与法无悖,本院确认该协议合法有效。根据协议约定本案原、被告及g六人均系被安置人员,根据协议约定g作为承租人应安置包括原、被告在内的使用人。诉讼中,原告提出总安置金额由六人均分,被告除对过渡费有异议外,其他部分同意均分。根据被告提供的拆迁人有关过渡费计算方式,可确认56,700元中的5,400元归原告所有,余款51,300元归被告d、e与g均分。鉴于,原告a与被告d为g遗产的合法继承人,双方对g在本次动迁中可得安置利益包括安置房屋及安置款无异议,对此本院予以照准。以上按照双方均分处理原则,确认三原告可得安置补偿款1,659,009元,扣除二套安置房的价款1,409,972.10元外,可得安置款249,036.90元;二被告可得安置补偿款1,128,056元,扣除安置房价款592,575.90元外,可得安置款535,480.10元;g安置补偿款576,853元,扣除安置房价款569,502.70元,实得安置房补偿款7,350.30元。所谓口头合同是指当事人面对面地谈话或以通迅设备如电话交谈、短信等达成协议。本案原告请求权的基础为原告a与被告d及母亲g生前达成的三方协议,即g将其已得安置房屋给予被告d,为平衡原、被告利益,作为交换条件,同意将已得补偿款现金60万元给予a。其主要证据为g给付三原告20万元事实和与被告d谈话录音以及证人证言。
本院认为,第一、被告d所提供的g生前日记,在2012年11月1日的日记中记载,a提出要动迁款未给,可以证明g当时并未同意给付a安置款现金,虽g于2012年11月19日给予a现金20万元,但该行为不能证明g同意给付a60万元,扣除已给予的20万元,还要给付a40万元事实;
第二、诉讼中原告a未能提供证据证明g授权被告d代表其就补偿款处分与a协商,虽2012年8月16日原告a与被告d对话录音中,d对安置款处置表述自己观点,但这仅系双方之间协商过程,无证据证明g已接受或确认a与d的协商方案;
第三,经庭审质证可以证明,证人刁某某、周某某证言,其内容源于a,该证据性质为传来证据;虽经案外人协某,g确实给予了a20万元,尚不能证明g生前还同意给付a40万元。以上原告的证据,不能构成完整的证据链,证明原告a、被告d及g间所谓三方协议成立;在无证据证明g委托授权d的情况下,即便被告d同意录音中的处理方案,该方案也不代表g真实意思表示;根据《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》规定,被拆迁人负责安置同住人或使用人。即便原告所谓三方口头协议成立,给付义务人应为g,而非被告d。又,按原、被告平分安置款方式,二被告除得一套安置房,还可得50余万元安置款,被告自认已收到g50万元,与二被告所得安置利益相当,故原告要求二被告给付三原告40万元安置款,诉讼对象错误。
综上,原告诉讼请求,无法律和合同依据,对此诉请,本院不予支持。
诉讼中,二被告对三原告在动迁中可得差额款49,036.90元,自愿予以给付,查无不当,本院予以确认。关于原告a对被告d出示的g遗嘱真实性不予认可,由于该事实与本案处理非同一法律关系,故对该遗嘱效力认定,当事人可另行主张权利。据此,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》第九十四条、《最高人民法院﹤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﹥》第二条之规定,判决如下:一、原告a、b、c要求被告d、e给付动迁补偿款40万元的诉请,不予支持;二、被告d、e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a、b、c安置补偿款人民币49,036.90元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,应当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,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。

本文出自 上海拆迁律师-上海征收律师-上海动迁律师 ,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。

本文永久链接: http://www.chai64.com/archives/54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